宗像礼司的娇喘

懒洋洋的妹纸一枚……

【猿礼】您以为您变回来就能了吗

作者依旧有病23333333




————————————————————




“……所以经特务队全体成员讨论,我们认为……室长,您在听我说话吗。”伏见猿比古一脸不满地放下平板。

“在听,当然在听……”宗像礼司漫不经心地拿起一块拼图仔细观察。

“很好那我刚才说了什么?”

“镇目町菜价上涨了。”

“……恕我直言,您在做梦吗?”

“好吧,那就请伏见君再说一遍吧。”宗像礼司继续漫不经心,虽然和异能者扯上了关系,但这毕竟只是菜价,还是拼图最有意思了。

“……”认命地拿起平板:“关于关东地区全区菜价无故飙升一事……”

伏见边念边不时去看宗像礼司以保证他的话没有白念。

“……经过特务队全体成员讨论,我们认为此时应该由您去……”

…………安静。

……………………安静。

“……室长?”人呢!?

伏见同学的眼镜反着代表主人的崩溃内心的狂乱的光:这怎么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溜出去了?不带这么嚣张的吧,话说几秒钟前他还在啊,什么时候王的力量也能支持这么优秀的跑路方式了?!不就想叫他出面拔刀威胁威胁那几个能准确预知市场走势而垄断倾销的异能者吗?有错吗?现在这么闲这是在关心他给他找事情做好不好……

就在伏见内心的吐槽滚滚而来并隐隐有抽刀断水水更流之势时,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伏见君,伏见君……”

伏见愣住了,因为这声音,好像是从宗像礼司那空无一人的椅子那里发出来的。

一瞬间,各种椅子精木头怪之类的词汇侵袭了他的大脑,不过他还是匆匆跑到办公桌后面。

在看到宗像礼司的办公桌后的那一刻,他先是呆了几秒然后没控制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伏见君你在笑什么?请赶紧把我捡上来。”

地上,一个小小的蓝头发小人正努力扬起他精致白皙的脸,不悦地望着他。

“咳咳……是。”伏见本来想拎起他高高的脖领把他拎起来,但想想又觉得这实在是太不尊敬他的王了,于是他把手放在地上,示意宗像礼司自己上来。

宗像礼司盯着他的手看了几秒,思忖了一下还是爬了上去,站在他的手掌上。

以他的性格他是绝不会在伏见手上收拾收拾席地而坐的,但是当伏见站起来的时候,剧烈的——对现在的宗像礼司来说——摇晃还是让他跌坐在了伏见的手上。

他们对视着,在一个坐在另一个手上的情况下。

“现在,室长,要把您放在哪?”伏见忍住笑,假装认真地问。

“……”宗像努力爬起来环顾四周,但并没有找到适合现在的自己坐的地方:“哦呀?还真是……”

他转向伏见:“我想这应该和石板脱不了干系,因为我现在无法使用异能……请把我现在的情况暂时保密。”

伏见点点头想了想:“这样吧,我去尝试和白银之王取得联系,找您变小的解决办法,在此之前您就暂时先藏在我兜里,怎么样?”

宗像想了想,正准备点头,就感觉天地一阵倒悬,自己被伏见丢进了兜里。

“……”宗像晕晕乎乎地爬出来,探出头,不满地去用他现在能使出的最大力气去扯伏见的衣服:“伏见君,你是故意的。”

“啊……不是故意的。”伏见低头看了一眼又忍不住笑:“我是成心的。”

“……”扯伏见的衣服扯得有点累,宗像有些气愤地看了他一眼,微微喘着缩回他兜里。

伏见心情颇好地打开室长办公室的门出去,沿路碰到兴冲冲抱着文件的道明寺安迪。

“伏见先生上午好~~”道明寺自豪地说:“我终于独立完成了菜价波动示意图,我要亲自去把它送给室长!”

“啊……那你不用去了。”伏见懒洋洋地说:“室长不在。”

“……”瞬间被打击到的道明寺不无遗憾地停下了脚步:“那室长在哪?”

“大概在野外CS俱乐部吧。”

“……什么?!”

“要不就可能去网吧联机打游戏了。”说完,感觉到兜里的小人又在愤怒地扑腾,伏见伸手按了按兜以示安慰,也不管当机的道明寺,脚步轻快地回寝室去找自己的终端机。

他把一根手指伸进兜里:“室长,抓着它。”

里面僵了几秒,伏见还是感觉到上司大人伸出小小细细的胳膊,抱住了他的手指。

他把宗像礼司拎出来,放在桌上。

尽管脸上还带着些尴尬,宗像礼司依旧笔直地站着,扬起脸看着伏见的一举一动。

伏见接通了电话设置成免提,对白银之王简单描述了情况后,那一头传来开心的大笑。

宗像礼司看看伏见又看看他的终端机,他走到终端机旁,对着喇叭冷冷地说道:“伊佐那君,我还在呢。”

那边的笑声一下子停住了。

“咳……那么,宗像先生,这事我真管不了,我也不知道石板是怎么想的。”伊佐那社轻松地说:“在变回来之前,就请您等着吧。”

“那请问我大概要等多久呢?”什么都不知道你笑什么?!

”大概是一秒,大概是一年……我也不知道,也许就这么一直小下去了吧?对了宗像先生,您现在的身高是多少?“

伏见听到了宗像变小了的眼镜反光的咔擦声。

”为什么不回答?有一米高吗,宗像先生?“

看见宗像礼司沉着的脸,伏见莫名有点想笑。他拿过终端几句结束了通话,又转向宗像礼司。

”那么室长。“他掩饰住语气里的轻松:”现在怎么办?“

”……没办法。“宗像皱着眉,镜片后的紫色双眸有些无奈地微微眯起。

”那在此之前,您就先待在我这里吧?“伏见问。

宗像点点头,他看着伏见开电脑开始搜索东西,忽然觉得有点不太自在。

变回来之前……就一直都要和伏见君待在一起吧。

这个下属仿佛总是对什么都不耐烦的样子,平时也常常顶撞自己,其实如果自己是正常状态下跟伏见相处,不自在的应该是伏见,但现在……

完全掌握不了主动权了啊。会被扔出去吗?

会的吧,不耐烦了之后……一直都不很喜欢自己来着,这个下属。看着伏见打字的动作,他想。

就算伏见现在把他扔出去他也没办法,目测只能和自然界的生物们亲密接触接触,再注意着别被人踩着直到变回来……

”室长,来看这个,本来是今天要交给您的。“伏见忽然打断了宗像的乱七八糟的想法,指着电脑上屏幕上的一个什么。

宗像转头去看,现在以他的身高和角度看到的百分之八十都是反出来的白光,根本看不清上面是什么。

伏见看到宗像有点艰难地眯着眼睛试图看清屏幕,便把左手伸给他示意他上来,然后把他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右手滚动鼠标给他看页面。

宗像微微吸了口气平复心情,开始阅读页面上的文字。

”可以,就这么办。到时候不必申请拔刀。“他说。

伏见点点头,然后放下手,开始操作一些其他的。
站得有点累了他也不再逞强,坐在了伏见的手上。他整了整制服,不适合跪坐,他只能伸直腿,还是觉得不妥,又调整了几下姿势。

伏见只感觉左手手心痒痒的,人的大脑有时会不在服务区,所以伏见有那么一秒大脑短路下意识把左手一甩…………

真把他扔出去啊!飞出去的时候,宗像礼司不快地想。

然后拼命护住自己的眼镜。
…………
………………

”室……室长……?“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伏见颤抖着起身,四下看着。

已经没有异能了……不会伤到吧这家伙……

这次他有了经验,没有急着喊对方而是竖耳听着,果真听到了微小的声音。

”伏见君……这里……“

”哪里?“伏见接道,起身去找。

”你的枕头边……放着……“他顿了一下:”《十万个冷笑话》那里。“

”咳咳……“伏见有点尴尬地咳了一声,找到自己放书的地方,果真看到对方皱着眉趴在自己床上,看到了自己后冲自己伸出了一只白皙的小小的手。

有点萌啊……伏见想,之前自己怎么会觉得他烦人呢?

把他接到自己手上,发现他还在紧紧抱着自己的眼镜,伏见有些无语地翻了下眼睛。

”那个……没摔到吧?“

宗像摇摇头,把好不容易保住的眼镜举到眼前看了看,然后冲伏见晃了晃,有点委屈地说:”有裂纹了……“

摘下眼镜后他的表情有些迷茫,加上有些皱了的衣服,侧躺的姿势,就算他现在还没有伏见的手大,但伏见却感到心里有什么地方软软陷了下去。

”抱歉室长……“

宗像愣了愣,抓着眼镜抬头去看伏见,伏见忍不住伸手刮了刮他的脸。

”……“宗像好像被吓了一跳,他急忙戴上眼镜,以便看清伏见的表情:”伏见君……?“

”啧……顺手的而已。“没再看宗像,伏见把目光转回屏幕,倒是宗像原地纠结了一阵。

仿佛有默契一般,之后两人都没再说话,伏见也没再叫宗像,宗像也就缩在伏见手里发呆。

等伏见觉得差不多可以了准备关电脑时,他忽然觉得左手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传来上面动静了,低头一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宗像礼司已经在他手心里睡着了。

这是伏见第一次见到他睡着的样子。也许宗像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下属手掌中睡着,所以他依旧戴着眼镜,但因为他们的距离很近,这并不妨碍伏见看清他长长的睫毛。

好白啊这家伙……醒着的时候能像睡着的时候这么乖就好了。

没敢移动手怕惊醒他,伏见小心地维持着左手的姿势。

睡着之后人会自然地感觉到冷,注意到宗像在睡梦中努力裹紧衣服,伏见小心地燃起细微的火焰,调整着上司大人身边的温度。

感觉到了令自己舒适的温度,宗像满意地动了动,微微蜷缩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伏见没去看表,就那么静静坐着,生怕惊动他的王。

他发现自己奇迹般地没有一丝着急或不耐烦,他只是希望他的王可以睡得舒服一点。

其实宗像并没有睡太久,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已经揉着眼睛醒了过来。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竟然在伏见的手上睡着了之后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失礼了,伏见君。“他挣扎着坐起来,看到自己身侧轻柔的火焰,他明显愣住了:”麻烦了……“

”啧。“熄掉火焰,伏见从桌前站了起来。

”到午餐时间了。“他说,又看了一眼宗像礼司。

这是个问题。

下一秒,手里的小小的人忽然开始长大,猛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伏见下意识伸出另一只手将对方接住。

挺轻的。

终于变回来了?宗像释然地想,他瞪着天花板看了几秒咽下石板发的这颗糖,然后才注意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点尴尬。

”不好意思。“伏见先做出动作,把宗像放下。

再次双脚接触地面并且不用仰视自己的椅子,宗像心情很好地活动了一下身体。

”哦呀,还是这样舒服呢。“他愉悦地说:”变小之后感觉一点主动权都不能掌握了……“

您以为您变回来就能了吗?伏见忽然有这么接一句的冲动。

而在一段时间之后,伏见猿比古用自己的行为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

当然,这又是另一出了。

———————— END ——————————









































评论(2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