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像礼司的娇喘

懒洋洋的妹纸一枚……

【猿礼abo】……(真没什么题目)

沉默了好久我要刷个存在感==

尝试一下从来没写过的abo,略紧张……

————————————————

宗像礼司站在电梯里,看着上面显示的数字一点点接近自己要去的楼层。

抑制剂比他想象得要早用完,上午出任务前本想最后用一次,结果摁了半天喷嘴也没摁出来什么,他只好无奈地扔掉空瓶子并且暗自祈祷今天不要出什么乱子。

所以,当同在电梯里的三个交谈着的男人忽然停下交谈一起转头看向他,并长按他之前按下的一楼取消时,宗像觉得自己的运气也真够差的。

他不动声色地微微站直了身体。

离门最近的男人按下了地下二层。电梯慢悠悠地一层一层向下走着,猛烈的Alpha信息素爆炸开来。

————————————————

伏见猿比古伸手在车里翻来摸去,就是没能摸到在他潜意识里生动地存在着的矿泉水。

啧烦死了……他低声念叨着,决定把车开进停车场然后去买水。

反正不着急,宗像那边已经结束了,现在估计没他事了,不如悠哉游哉去一楼买瓶水。

他跳下驾驶位,走向电梯。准备按按键时他闻到了一阵猛烈的,极具挑衅性的Alpha信息素,而且显然还不止一位Alpha。

伏见顿了一下也下意识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Alpha的好斗是天生的,当Alpha闻到属于同类的含战斗信号的信息素时,会无意识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与之一决高下。

“啧……谁在电梯里发情呢吗。”他低声碎碎念。

但是,随着电梯的逐渐接近,他也逐渐闻到了另一种味道。

淡漠清甜,虽然一闻就是属于Omega的味道,但却难得地没有放荡的感觉,反而像青空下的大海,清澈而沉静。

让人联想到某个烦人精。

伏见发现自己现在开始好奇电梯里到底是谁了。

尽管那味道让伏见直接联想到了宗像礼司,可他认为那绝不会是宗像礼司。虽然他并不确信宗像的性别,S4的所有人甚至不离宗像的身将其当作亲儿砸(?)的淡岛都没有闻到过宗像的信息素,但在伏见心里宗像很可能就是个Omega,不然为什么从来都要藏住自己的信息素?

但是那样甜美干净的气味绝对会属于未被标记的Omega,宗像已经24岁了,怎么可能挨过那么多次的发情期而不被标记呢?虽然他不想妄自猜测上司的私生活,但,私以为,那个唠唠叨叨的烦人上司应该早就被哪个Alpha上了,他一直认为那是周防尊……或者别的什么人?

那么,一个干净的Omega会是什么样子呢?伏见同学热切地注视着电梯门。

门开的时候伏见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敏锐地闪向一边,躲过了三个不知怎么的飞着出了电梯的人影。

……是那个Omega打的吗?

伏见抽抽嘴角往电梯内看去。

绕开电梯外爬起来悻悻逃离的三个男人,赶到电梯边前,伏见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他已经知道电梯里到底是谁了的感觉,而他的第六感告诉他的结果让他下意识想赶紧离开而不是留下来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但,好死不死的,他还是往电梯门口赶去。

当熟悉的笔直身影映入他的眼帘时,他不由自主地“啧”了一声。

为什么我不跑啊!?

正准备像往常一样碎碎念几句来抱怨,却见宗像迷茫地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身体无力地顺着电梯壁滑了下去。

伏见吃了一惊,随后却猛地反应了过来:那家伙已经处于发情期最巅峰,他再也承受不住第四个Alpha的狂暴的信息素了。

急忙收回自己的信息素跑到宗像身边,试探性把手放到他的肩上,宗像颤了颤却没反抗,这很好,因为这代表着宗像对他的信任,代表着一个处在发情期的Omega对靠近的Alpha的信任。尽管他长长的睫毛覆在惨白的眼睑上微微抖动,眼睛并未睁开,但伏见却从他轻轻靠过来的动作里读出了他的依赖。

伏见君,请帮帮我……

伏见咬了咬牙,将一只手环过宗像的腰。

当务之急是把他带出电梯这种无法让信息素快速散去的半封闭空间,狭小的电梯间里浓郁的Alpha信息素连伏见都感到有些不自在,别说宗像了。

再有就是,如果宗像的信息素再稍微浓郁一点点,他不知道……

一把将上司横抱起来,这样一来两人的身体便贴得极近,作为处于社会顶层的Alpha,他们对欲望的控制力足够强,而宗像却已经无法忍受。

“伏见君……我……”

“啧,闭嘴。”伏见觉得自己的额角也在滑下汗滴,他把宗像撂进自己车的后座上,甩掉对方试图抓住自己不让自己走的手,跳上驾驶位准备发动汽车时无语地摸到了那瓶让他开进停车场惹上后座那个正在难受地翻来覆去的麻烦的水。

“伏见君……受不了了……”

“那个……乖啊……”他有些口不择言地一边安慰一边摸索按钮,同时在奇怪地想我为什么要安慰他呢?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要把宗像送去哪。

淡岛的来电打断了伏见的思考。对着因为联系不到宗像而说话语速较平日提了几倍的淡岛匆匆瞎泡了几句打发掉,说自己已经接到了宗像并且对方很好后挂掉终端,从后视镜看了看。

好吧,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好。

急促的喘息与紧紧抓住领带的苍白右手让伏见知道对方已经要到达极限,压抑已久的发情期加上四个Alpha同时释放信息素的刺激,如果再放着他不管,会出事的。

伏见的手慢慢从车钥匙上放了下来,然后拎起那瓶水一个翻身翻到后座。

感觉到伏见的靠近,宗像忙抓住他的手。

“标记我吧,伏见君……”

伏见叹了口气,扶起他的上半身让他靠入自己怀里,给他喂了几口水,然后轻轻抬起宗像精致的脸庞,在雾气氤氲的紫眸上印下一吻。

被柔和的Alpha气息环绕并且被温柔地对待会让发情的Omega稍微舒服一点,但也只能舒服一点点而已。

“伏见君……”宗像还不死心,拼命去扯伏见的衣服。

“您现在不是很清醒,等您清醒过来会后悔的。”耐心地拨拉开那双漂亮的手,伏见用事后自己都无法脑补的柔和声音安慰着,同时轻轻抚摸他的后背。

“可是……”

“我说了不行!”厉声呵斥出这句话,伏见一把扭住了宗像的手。

Alpha控制欲望的能力是比较强,但不是说他们没有欲望。这个烦人精要是再撩拨他,那他就真的不敢保证了……

伏见突然提高的声音让宗像瑟缩了一下,先前不老实的双手也乖乖地不敢再乱动。

是的,他在害怕伏见猿比古,Omega的天性让他下意识地害怕着发怒的Alpha。

伏见也明白到自己吓到宗像了,轻咳了一声挽过宗像的一条腿环在自己腰上,让宗像面朝自己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抱住他把他裹进自己的衣服里。

果真,宗像稍稍平定了一点。

“车,车座我会负责洗的……”他仿佛有些怯生生地扯扯伏见的衣服。

刚才被宗像躺过的车座已经被代表着发情的液体浸润了一片,在地下停车场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更加淫糜。

“不用。”伏见轻声回答,轻抚着他的后背。

“嗯……还有,真的好难受……”

“……”伏见抿紧了嘴唇。

除了用结合的方法标记Omega使其不再为猛烈的发情所扰,还有一种标记方法就是临时标记,就是咬破除能建立永久标记的腺体外身体的任意一处,将Alpha信息素注入,暂时帮Omega度过一次发情期。

但临时标记一般只存在于交好的友人,而他和宗像,只是下属与上司。

“所以室长,临时标记……”伏见试探着问道。

“啊……”宗像微微动了动:“当然要了……”

“真的可以吗?”伏见抱着宗像的手下意识紧了紧。

“唔……当然了……”墨蓝发丝轻轻蹭着伏见的颈窝:“最中意伏见君了,想要伏见君标记我……”

直到他们终于十指相扣双双躺进舒服的床上时,伏见都还在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好好看看宗像说这些话时的表情,因为宗像死活不肯再说,无论伏见把他摆成什么姿势用多大的力度冲撞他的身体也没用。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现在,伏见的当务之急还是他那正难受地蹭着他的上司。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伏见轻轻扯开宗像的西装上衣,咬上了他白皙如雪的肩。

终于有Alpha的信息素进入身体,宗像舒服地轻轻呻吟,扭动的身体也逐渐放松。

当他的呼吸开始变得缓慢均匀时,伏见意识到宗像居然就这么缩在他怀里睡着了。

也对,毕竟刚才一定消耗了不少体力。

啧,麻烦死了。

不过这个烦人精……也挺可爱的啊?

———————END——————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