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像礼司的娇喘

懒洋洋的妹纸一枚……

【猿礼】Ecoutez!

·此篇为代发,@江流有声 原作

 

·哗啦啦的短信费orz

 

————————————————————

宗像礼司跪坐在榻上,笑吟吟地看着面前的一众黑手党成员。

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他的前同事们。

“哦呀,伏见君。“面前的人们都沉默不语,完全处于劣势的宗像却先开了口:“做上百人长了,很不错呢。”

“不及您。”被点到名字的青年站在最前面,蓝灰色的双眸冷冷地盯着宗像礼司:“您在组里待到我待的日子时,已经是港口部首领了。”

宗像没有答话,兀自玩着自己的袖边。伏见知道,这是他心里不安时才会有的表现。

“为什么要离开。“见宗像不说话,伏见终于忍不住追问:“为什么……要去白道?!”

“……“宗像还是没有说话。

 “您知道我会怎样杀死您吗?“再次被无视,伏见的语气带了些威胁:“您早该知道,白道干不过黑道,您知道我会怎样杀死叛变者吗。”

 “知道啊。”宗像的手指终于离开了自己的袖边:“咬住铁轨,踢碎面部,再对着身体正面开三枪……”他笑着抬头看向伏见:“就凭这个,我就不想继续留在黑道。”

他的目光又转移到伏见身边的道明寺身上,显然已经注意到了他手里的麻醉枪。

“请开枪吧,道明寺君。”

 “首,首领……”道明寺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手握着枪柄但就是无法去扣动扳机。

 “啧!”宗像那无所谓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伏见,他一把夺过道明寺手里的枪,毫不犹豫地对准了男人。

宗像软软地倒了下去,伏见手里的枪也砰然落地。

到底还是没忍住,几步过去将已经失去意识的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笨蛋……跟我说不就好了……”



——————————————————

 

 

 

 

作为曾经举足轻重的人物,如今即便是被抓捕回来,宗像也受到了一定的优待。若不仔细看,他的牢房简直像宾馆的套间,清洁用品齐全,甚至还有一架子书。

 这些都是伏见替他要过来的。他知道这有洁癖的家伙若是超过两天不能充分洗个澡肯定会抑郁,没有书看估计也是相同的结果。

他还知道很多很多宗像礼司的习惯,因为宗像礼司就是他的……

爱人。

伏见去看他的时候宗像正踮着脚把一本书放回架子上。他的四肢与腰部都有从墙里伸出的铁链控制,但长度保证他可以在房间内自由行动。

伏见站在房门口按下开门的开关,门打开的一刹那宗像身上的铁链也以极快的速度收回墙里,宗像猝不及防被拽倒在地上,铁链将他拖行了几步距离后来拉起来,将他的身体重重摔在墙面上。

这是对探视者的保护措施,防止牢房里的犯人突然发难而将他们固定。虽然早就知道,但当宗像被甩到墙上时,伏见的心里还是微微一颤。

但他依旧面无表情,他走到禁锢着宗像的那面墙前,宗像已经从刚才的重击中清醒过来,注视着伏见将食指按在墙边的一个小屏幕上。

铁链打开,宗像失去支撑顺着墙面滑落,伏见冷着脸把他接到自己怀里。

“呀咧呀咧,伏见君。”宗像顺从地抱住他的脖颈:“几年不见,愈发成熟了呢。”

“给我闭嘴。”听到这个伏见就来气,他把宗像抱到一边的床上放下,自己也覆了上去。

宗像的面容与他记忆中的相比不差分毫,甚至三年过去更加美丽。一周的牢狱生活尽管没有为难他或者动刑,但他还是又消瘦了一圈。伏见抚摸着他精致白皙的面庞,宗像的眼睛几乎让他沉沦。

也更让他坚定了那个决定。

那个他三年前就在筹划,而他为之筹划的人却一声不响就跑了的决定。

而现在如果要实现这个决定的话,就……

轻轻贴上来的微凉唇瓣打断了伏见的思考。见他半天不动作宗像便主动抬起身体,吻住了伏见的嘴唇,分开的时候柔滑的舌头点了点伏见的下唇。

这是要求伏见也吻他的信号,是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而伏见却没有如他所愿,而是抓住了他的衣襟,直接撕开。

“伏见君……”恋人的不按套路出牌显然让宗像始料未及,他有些慌乱地按住青年的手:”伏见君我……”

“闭嘴。”轻松地挥开那家伙的手,伏见摸到他的腰带然后毫不留情地一拉。

“伏见君!”宗像终于急了,他苍白的双手抓着伏见的衣襟,这是难得的示弱的动作,而伏见的回答则是直接入侵他的两根手指。

“别这样伏见君……”宗像开始试图去推开他:”很疼……”

“我再说一次。”狠狠将插入的两根手指抽出,手上已经沾上了宗像的血:“给我,闭嘴。”

宗像不敢置信地看着压制着自己的青年,直到他的双手被他自己的腰带捆绑起来他才稍微回过神。

“伏见君,有话好好说不行么……”被抱起来的时候宗像像是哀求般地说着:”别不跟我说话……”

“我有话好好说?您有话跟我好好说过吗?!”青年厉声呵斥,同时摘下了恋人的眼镜随手扔到一边:“我想跟您说话呢,您听吗?!!”

紫眸里有淡淡的水光,宗像不再言语,被直接进入的时候他一声也没出只是不停地颤抖。伏见面无表情地在爱人体内动作着,仿佛那只是个付过钱还要计时的充气娃娃,不使劲用就赔钱的那种。宗像也感受到了这种被当作用品的对待方式,但他显然也明白无论如何请求也只是徒劳,索性闭上眼睛,任由青年乱来。

其实,依照宗像的体术,现在如果要全力反抗伏见也是拿他没有招的,但是……

但是他的伏见君,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让他例外相待。

意识渐渐模糊,完全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他无法自控地去叫伏见的名字,然后感觉到体内疯狂的动作停下了一瞬,有温热的东西堵住了自己的唇。

伏见君……

直到完全被这个妖精榨干,伏见才停下动作。宗像早就晕了过去,但唇边还有一丝浅淡的笑意。

不过就亲了他一口,至于吗这家伙。

伏见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退出他的身体而是就着这个姿势抱着他躺下,让之前发泄出来的东西全部留在宗像的体内。

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伏见把男人抱得更紧了一点。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放在内兜里的针剂,那是党内的医生淡岛悄悄给他的,是他不得不用的东西。

组内已经开过了会议,商议对当年被首领全力栽培却叛逃到白道的宗像的处理方式。虽然现在还没有明确定下来,毕竟宗像的影响力不是短短三年就能抹去的,但他肯定没有活头。

内兜的针剂可以让人的呼吸心跳都停止,看起来只是毒药,但目的却是营造最精密的仪器都测不出来的假死,但是有严格的时间限制与风险性,就算及时注射了解药也很有可能造成真正的死亡或者时间限制的昏迷。但如果人体恰巧处在发烧的时期,高温会加快药剂的扩散,防止其在一处停留过长时间,同时减慢体温的下降,延长作用时间,减少风险。当然这只是淡岛估测的,宗像是这种药剂的第一个使用者,淡岛也不知道具体的结果。

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凝视着爱人苍白精致的睡颜,伏见重重地叹气。

明天这个笨蛋肯定会发烧,尽管混过黑道,但这家伙身体娇着呢,他知道的。

所有的监控他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手脚,各种路线三年前他就已经规划好。他与宗像不正常的关系组内人人皆知,宗像刚离开的那段时间他为人所知的愤怒与恨意现在竟派上了用场,他追捕宗像时的积极更是让许多人相信他恨宗像,所以如果他跟别人说他上了那个贱货一顿之后杀了他估计大家都会相信。

是啊,他也以为他恨宗像。

但当那个人真的坐在他的面前对他温柔地笑,当那个人被铁链拉扯着在地上拖行,当那个人因为剧烈的疼痛在他身下发抖叫他的名字时……

他怎么可能恨他……


———————————————————

 

“醒过来……醒过来啊您这个笨蛋……”

车窗外陌生的风景飞掠而过,已经换成便装的青年紧紧抱着还在发着烧的毫无知觉的人,像是祈求般地低声念着。

一切如他所想般顺利,第二天宗像果真发起了高烧,伏见按照计算好的时间给他注射了药剂,告诉队医他终于动手杀了这个背叛他背叛组织的人。宗像顺利通过了各种仪器的检测,随后伏见要来了他的“遗体”,启动了他三年前就规划好的路线。

他早就感觉到宗像其实不喜欢待在黑道,只是子承父业,不愿拂了他父亲的意。但是想要真正退出黑手党组织,是很有难度的。

虽然从来没有一个黑手党组织明文规定过不得退出,成员提出退出申请时也不会被拒绝,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退出后的结果:被昔日党内老对头铲掉,被其他成员所不齿,被当年开罪过的党外人报复……所以,几乎没有一个头脑比较正常的人会选择退出。

想要让他完全自由,只有逃。

所以他开始一边正常做任务一边筹划一条秘密的路线,一条通向不会被广泛分布的黑手党发觉的地方的路线。这件事他没有告诉宗像,一是怕那家伙心散,二是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包括当事人。

当所有的障碍都要被扫清,他辛辛苦苦双线工作的成果就要显现时,宗像离开了,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其实后来伏见在愤怒逐渐淡去后也明白宗像为什么不告诉他。宗像刚离开时伏见砸了一屋子的东西,碰到和可能抓到宗像有关的任务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这些都是因为当时他真的恨着宗像,也避免了组织的许多盘问与怀疑。

但即便这样……

伏见走之前特意开始了一桩大型的任务,现在就算党里派人追捕那人手也会减弱不少,等事情完成估计党里对他们的注意力也会降低大半。毕竟黑手党组织必须一直向前走,不可能为出逃者耗费太多精力。

他掐好时间给宗像注射了解药,宗像的呼吸顺利恢复,但却一直没有醒来。伏见愣愣地抱着自己的恋人,盯着面前的空气发着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伏见感到自己抱着的那家伙动了动。

狂喜地低头看去,宗像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伏见仿佛看见了漫天星辰。

“您,您醒了……”许久未开口嗓音有些沙哑,青年颤抖地捧起恋人的脸庞。

宗像迷茫地点点头,想了想抬头舔舔伏见的嘴唇,然后心满意足地享受青年疯狂的亲吻。

“您不是一直想离开黑手党吗,这条路线我三年前就规划好了但是您离开了。昨天晚上对不起,但让您发烧能增大您活下来的可能性我不想冒险,还有您的身体以后可能会弱一些但我会好好照顾您的……”

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现在我带您出来,但去的地方会偏远一些没那么热闹,您可能会觉得无聊但……”

宗像把自己纤细的手指压在伏见的嘴唇上。

“有伏见君的话,去哪里都好哦。”

“别的事请一会说吧,我困。”他又说,同时往伏见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像只猫一样眯起了眼睛。

伏见愣了愣,然后忍不住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都听老婆的。

 

 

 

———————————————END————————————————————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