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像礼司的娇喘

懒洋洋的妹纸一枚……

【尊礼段子】

搬来的旧文!添砖添砖!


“……以上,我认为,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室长,您在听我说话吗?”伏见从平板上抬起眼睛,不满地问道。

“在听,在听……”宗像礼司心不在焉地说,继续逗着被他放在腿上的孩子。

一个有着鎏金色眼睛,皮肤偏麦色的孩子。

异能者事件,爆炸的楼层只活了这一个孩子,查不到父母年龄,但绝无自主能力,原本想送进福利院,但宗像礼司硬是把这个孩子留了下来。

留下来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因为这个孩子,和几年前离世的周防尊实在是太像,无论是外貌还是无时无刻不散发的“你好烦哦我困了”的气息。

而那个孩子仿佛也特别喜欢宗像礼司,或者说更喜欢占着他,整个S4都不被那个孩子允许亲近,只有宗像能成天抱着他,并且那个孩子还用冷冷的眼刀鄙视一切和宗像说话的人。

“很好。”伏见深吸了口气:“我就当您在听好了……对这个问题,副长认为强力的镇压并不会有效,所以我们希望可以获取……”

“他不肯吃我喂给他的抹茶蛋糕,伏见君,你看看他为什么不吃?”

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不吃!那种苦瓜一样的绿色奶油谁吃啊!

“啧我们希望可以获取黄金氏族的许……”

“他真的不吃……怎么办?我觉得他不高兴。”

他当然不高兴啊好不好你蘸着那绿不啦叽的破奶油往人家嘴里拼命塞人家能高兴吗!您看看他都快火了好吧!

“室长!您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的东西。”伏见忍无可忍地提高了声音。

“当然有……”


好那您重复一下我刚才说的!”

“他不吃我给他的蛋糕……”

“……”

“明明那么好吃我自己都不舍得吃……”

“…………”这么欠(——)一定是我的上司!伏见握了握拳头,咬咬牙耐心地说:“室长,您想想,抹茶蛋糕那么美味的东西……”他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万一周……他一爱吃了以后和您抢怎么办?”

宗像抬起头,若有所思。

“是这个道理啊。”他点点头,收回了手指擦了擦,把孩子抱到桌上放好。

伏见和那个孩子同时松了一口气。

“那么,现在您可以听我的报告了……”
宗像礼司打断了他:“伏见君,我觉得他脑袋前面的头发可以打结玩了,你要一起来吗?”

……一起和宗像礼司给周防尊或者说八九不离十就是周防尊的孩子的头发打结玩吗?画面真美。

“那个……我就不了……”伏见干咳了一声,不忍去看周防尊——他已经下意识这么叫了——被宗像礼司抓着头发系蝴蝶结的样子。
等等。

是错觉吗?他怎么觉得周防尊的身上有光晕?

“室长。”伏见出声提醒道:“别玩太大了。”

“没关系的伏见君。”完成了一个乱七八糟的蝴蝶结,宗像愉悦地放下手:“他现在还小,什么都记不住对不对,随着他长大,我还可以耍他……”

真的在变大……周防尊的眼神已经不对了……

“室长,我建议您还是谨慎点说话……”伏见的声音微微颤抖。

“……然后他就可以嫁给我了,你说对不——”

宗像礼司的声音突然卡住了,因为他被一只手抓着脖领提了起来。

被一个坐在他桌上,浑身一丝不挂的成年男子,抓着脖领提了起来。

男子的头顶还有一个乱七八糟的蝴蝶结。
周防尊把手指插入头发,轻轻转了几下转开了那个蝴蝶结,期间他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宗像礼司。

“……”伏见呆了。

“……”宗像愣了。

久久的沉默,周防尊终于开了口。

“哟,那小衣服貌似坏了?”

“……”宗像还在盯着他。

“周防?”他难以置信地说。
“嗯。”周防尊不耐烦地回了一句:“终于可以说话了啊……之前都要憋死我了。”

“……”宗像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沉默。

“还有。”周防尊放下宗像礼司,宗像礼司摔回了座位,显然还是没缓过神,周防尊毫不介意自己的一丝不挂,回头看向伏见。

“我明白了我先告辞了室长报告的事情过一会不明天再说。”瞬间会意,以最快的速度说完这句话,伏见识相地转身就往办公室门外冲。

自求多福吧室长大人,今天的班我看我可以翘了。一蹦一跳的伏见少年开心地想着。

办公室内,两个王……不,一个前任王一个现任王还在无声地对峙着。


“周防。”宗像终于清清嗓子开了口。

周防尊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说下去。

“为什么不吃我给你的蛋糕。”宗像礼司认真地问。

“……”果真指望他来……先提某种事就是做梦吧。周防尊叹了口气,俯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宗像礼司。

“而且我给你打的蝴蝶结你……你干什么?”

周防尊有力的手指滑上宗像礼司白皙的面颊,轻轻摩挲。

“它还有别的用处。”看了一眼顺滑的奶油,他说。

—————完————

评论

热度(30)